Thursday, October 16, 2008

老母雞

─忘了在全國年少情領袖培訓營說的故事

1991年第1屆年少情生活營,工委來自不同的中學。
有一間中學把"老母雞"團康舞帶進來,其他中學的工委有人排斥,說那支舞很老土罷學罷跳。
幾年後的生活營營火會大家跳"老母雞"時,當年罷跳的工委竟然也加到人群裡去,還大跳起來更跳得有模有樣,活脫脫像只老公雞。
我那時就取笑他們,當年不是怎麼都不肯跳這支舞的嗎。
他們搖搖頭也笑著對我說:「是囉!都不知當年怎麼會這樣想,其實這支老母雞也挺可愛的。」
都是一時的偏見觀念作崇,這支舞根本就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人。
很多時候人都是這樣,對一些事物一開始就抱著主觀偏激想法,不肯接受不肯嚐試去喜歡接近她,結果只有把事情越弄越糟,和她的距離也越來越遠。
"老母雞"已經在年少情跳了18年。
接受她的人,會覺得"老母雞"真的是越老越活潑可愛。
在培訓營中有告訴營員,在面對爭吵時,如果大家都清楚大家參加年少情都是不求名利不計得失,那還有什麼好爭好吵的呢?
有爭議时,盡量保持冷靜,告訴自己如果不是為名為利,那要吵什麼呢?何必去傷害這個家呢?
特別是有一些人在年少情認識了交心的朋友,更要懂得感謝這個家。
是這個家,讓他們交到了和他們志同道合的朋友。
是這個家,讓他們認識讓他們交心。
如果不是這個家,他們根本不會在一起。
因此又怎麼可以做出傷害家的事呢?
年少情這個家和"老母雞"一樣,永遠都沒有錯。
有錯的也永遠是人。
是人的想法和心態把東西問題給扭曲複雜化。

7 comments:

宅鱼放话 said...

老母鸡,
在年少情认识的第一支舞,
也是印象深刻的舞。
也没想到,在朋友的晚宴上,
50多人一起在台上跳!!

nsqnet said...

的确的每件事情都拥有多个角度的答案
每个处境的角度看出不一样的结果
现在排斥的可能日后就是你想要的

思维。。。。
3年前我刚兴致勃勃从营员转变工委参与这大家庭,首次一同与其他工委们参与了璀璨观礼

那次对我而言实在不明白。。。在我脑海里一直出现 “为什么”3个字


你记得当时你要求我即可回去关闭了论坛吗?

到了这次的培训营你认同了雪隆年少情网页管理方式。。。我才敢在此说出我的真心话

我也因为你的要求我挣扎了多时,询问了很多位前辈我才决定保留这个网络交流.

这过程中也因为你给我的激励使得我要做到更好。。。老实说很多人都不明白我一个修车员工为什么会了解网络程式这个奇妙的东西。

到现在大家该明白了吧?

有竞争不一定是战争
很多时候因为竞争而成为推动力。。。
也同时的让大家成长时机会


我很认同年少情精神与理想
虽然常到外面会遇到别人的取笑。。。这个世界还有这回事吗?
但是的的确确围绕年少情弟妹中坚守着


以上纯属私人心情回复。。。。。

comylythum said...

關於論壇─
最早要開設公開論譠不受鼓勵的原因是因為以前年少情留言版,曾經讓別有居心者進來胡言亂語,或趁機搞破壞,不知情的人,如果有關破壞性言論沒有即時被刪除,很容易讓人信以為真,這樣就會為這個家帶來傷害。
我們也要每天疲於解釋或防範。
這是以前曾經發生的事。
愛這個家,就要懂怎樣保護這個家。
即使之前的留言版,也可以看到很多人利用我們的空間去誤道人家進入不正當的網站。
後來的讓生活營營員利用閉門式論壞壇便利去進行各組配合活動交流,那是非常受鼓勵的。
無論如何,很多人都為這個家做了很多事,只是有些發生過的事,後來的人不知道,也不明白為何一份好意會受到拒絕。

comylythum said...

補充:網站─
我讚賞雪隆網站做得好,是他們有這方面的人材,而且能夠維持得很好。
而我們馬六甲年少情網站竟然可以在去年生活營後就一直僵在那裡超過半年,這是我們輸給弟妹們的地方。也令人很納悶。
我們的確還有很多地方要加強和可以和弟妹學習。
論壇不同意公開和網站要求能加強維持是不同的。
會有出現問題應該是溝通處理方式,我記得以前的各種傷害,這些歷史年復年換了很多不同的人,要重複解釋要重複強調,略懂的人還容易便能接受,不懂的人一股熱誠被盆冷水澆了下來,我也能明白那種感受。
人到底是有知覺的動物。這些也都懂。
只是一直要去重複老問題,是一件很累人的事。
明白嗎??
─思維

skyc said...

被破坏的原因需要去了解

交流区健康维系肯定有一群维护者。。。

当受骚乱的时刻,自然化解

恩。。。可能我表达能力不太好。。。。

现今时代没有网络=以前的没有邮差

3天2夜能看清楚和广大生活圈子吗。。。。

恩。。。。

事情都过去了。。。。

老实说。。。看见2地的宣传管道慢慢的往内跑。。。。。。
的确的对日后要突破是很困难的事情。。。。
虽然中国报的配合日益剧增,但其他管道几乎互相吸纳一样。。。。。。

人数到达目标不是必然的。。。。
很多管道都没有被我们发掘。。。。。

chew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chew said...

我感到抱歉,其實在該領袖培訓營,我幾乎不在狀態內,更無法集中,有點疲累,或許可能長途駕駛,感到疲憊,我形容我當天的自己如同行屍般.

上述概況,導致自己在活動中,較少出聲,動作很少,無法提起精神參與.

其實陪同我一塊來的團員也很無辜,因為他們堅守與我同在,他們在車上沒有睡覺,不斷尋找話題跟我談話,這樣我才不會打瞌睡,一路順暢,所以他們亦疲憊,我感到無奈及感動,

感恩他們路途給予我的支持及與我同在的精神.下次我會建議我經理尋找更為恰當交通,讓這些團員不必勞累赴約的.感恩大家.


德洲